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3G中文网 www.3gzw.net,最快更新山雨江湖天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69中文网www.69zw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一人一黄牛自正华山山下的一条蜿蜒小道慢悠悠地晃荡上山。

    黄牛身上那少年名叫步月天,年方十七,冷眉星目,自七岁起便被送往武当山上学艺,三个月前辞别武当山回华山拜见父亲步轻松,途中只因路上贪玩好吃,又误了功夫,原先已经有些发福,现在变得更胖,全没一副武林世家子弟模样。

    几拐几兜转之间,黄牛便绕进了一处羊肠小道。

    四下翠林环抱,鸟语花香,偶尔一阵轻风拂来,好不爽快。

    “呲呲!”空中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破风之声,紧接着一阵急促的飞鸟震翅,林叶纷动之声,完全遮盖了先前的“呲呲”声。

    牛背上躺着的步月天却半点也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步月天许久没回华山,更不知道这里鸟兽习性,还以为是在欢迎他,更悠然道:“当年老子在函谷关著书而后骑青牛出关,名留千百;今天我步月天骑黄牛回华山,不知道我是不是也会有一番大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羊肠小道转眼即过,便来到了半山腰处。

    突然“哞”地一声,黄牛一声惨叫,步月天骤然听到如此凄厉地惨叫声,心中不由得一惊,一个倒纵,便用出了武当的梯云纵,一跃丈外,心中喜道:“看来我落下三个月的功夫以后,还是蛮厉害地!”

    稍微得意一会儿,便放眼看了面前的情况,不由得让人膛目结舌。

    那黄牛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男子,青袍长立,面相端的是冷酷,只见他一只手缓缓举起一把带着血的长剑,另一只手自怀中掏出一块白布轻轻擦拭着。

    而那黄牛的头颅及背部两端露出两个又尖又细的小窟窿来,血在两端喷射而出,显然是剑伤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黄牛的血已经流尽,死前又发出了一声凄厉地“哞”,它似乎对于这种死法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步月天见此情形,不禁怒从心头起,这黄牛毕竟陪伴了他两个多月有余,而且还颇通人性,如今无缘无故让人杀死,怎能随便算了。

    步月天怒道:“好你个小子,无缘无故来到华山脚下撒野,你到底是哪条道上的?”

    那人冷冷道:“阎王殿的!”

    步月天听了这话声,心头不禁闪过一个念头,可杀牛之仇很快就窜上心头来,踏步而前,怒喝一声道:“看剑!”

    “唰”地一声,一把明晃晃地宝剑霎时间便递出去七招,招式大方得体,当真纯正的武当剑法。

    那青袍人一时间也摸不准步月天的武功强弱,一上来先是采取了守势,步月天还以为这人怕了自己,笑道:“谁让你杀了我的牛,今日你得赔我的牛命!”

    说话间已斗过几十招,青袍

    人忽然冷笑道:“看谁要谁的命!”

    听着六个字,但步月天却是感到十分熟悉的感觉,正要出言询问,眼前那男子已经舞出一片剑光闪闪,纵横交错,步月天竟然一剑也刺不进去,找不到半分破绽。

    其实那青袍人的剑法也不是没破绽的,只是步月天的对敌经验实在太少,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步月天心中不禁慌道:“惨了,遇到山贼,牛命还没要回来,自己的命也得搭上去了!”

    眼前剑圈越来越密,越来越急,那青袍人却忽然道:“四两拨千斤!”跟着剑光中便刺出一剑来,那一剑一经刺出,所有剑光便都消失了,只因这所有的虚招都是为了辅助这一实招而使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剑刺出真是干脆利落,迅猛无比,步月天原本已被面前这人的剑法吓得慌了神,突然一句“四两拨千斤”传入耳朵,真是如遇神助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原本学的武当一脉的功夫便是道家至宗,向来讲究以柔克刚,四两拨千斤之意,若不是骤遇强敌,一时慌了神,也不至于如此招架不及。

    那青袍人的剑眼看就往步月天手腕刺来,步月天心惊道:“好狠毒,竟然想要废了我这使剑的手!”心与形动,回身错步,手腕一抖,剑尖斜挑,便将这刺向手腕的一剑引了开去。

    却闻呛啷一声,步月天的宝剑被震落在地,面前这青袍人的剑上竟负着真气。

    步月天即使是用四两拨千斤的妙法卸了这一剑,但是这内力却是实打实练就的,步月天的内力不如对方,两剑相交自然就被震掉长剑。

    步月天只能闭目待死,哪知道面前这人将他长剑震落以后便回剑于身后,原本左手捏个剑诀现在却变成掌,喊道:“武当绵掌!”

    武当绵掌也是步月天练熟了的,这时声唤掌随起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两掌相交,那青袍人竟退了数步,却不是步月天将他打退,而是他自行撤了掌力越了开去。

    步月天如坠落五里雾中,一片茫然,不由得看了看这青袍人一眼,心念电转之间,失声道:“你是二师兄刘青平!”

    面前这人便是华山掌门步轻松第二弟子,刘青平。

    步月天心中欢喜,就奔了上去,到了他身旁又想起了死去的牛,埋怨道:“二师兄,这么久不见,你为什么一上来就杀我的牛?”

    刘青平这才收剑回鞘,淡淡地道:“你杀的,不是我杀的!”

    步月天心道:“没想到竟然大白天睁眼说瞎话!”

    怒道:“我好端端躺骑在黄牛身上,你无端杀了我的牛竟然还能如此信誓旦旦?”

    刘青平冷冷道:“刚才你在那条羊肠小道之上可有听到‘呲呲’之声?”

    步月天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,但想了想,说道:“有,怎么了,这里的鸟兽欢迎我回来不可以吗?你不要岔开话题!”

    刘青平默然半晌,说道:“你当真以为是鸟兽在欢迎你吗?”语气之中大有失望之意。

    步月天失声道:“莫不是你以石子一类的细小暗器来造成飞鸟躁动之象?”

    刘青平道:“若我是你的仇人,你怕早就死在当场了!又何止死一头牛?”

    步月天强笑道:“怎么可能,想要我的命有这么容易吗?”

    刘青平指了指地上的死牛道:“你和他比又好得了多少?”

    步月天竟有些说不出话来,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刘青平道:“你可知道我刚才就在你身旁两丈之处,你却半点也没发觉,若是我要动手杀你,你还有命在吗?”

    步月天笑道:“师兄,咱们小时候一直一起玩,一直都是好伙伴,你怎么会杀我呢?”虽然笑着,但是却很是勉强。

    步月天此刻心中更是十五担水桶,七上八下摸不清师兄是想表达什么!

    刘青平长叹一声,指了指地上的黄牛,道:“他原先岂不是你的伙伴?但你又何曾保护得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