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3G中文网 www.3gzw.net,最快更新战长城最新章节!

    城里缺医少药,伤者要送去密云,还要向上头弄点弹药补给,吴桂子和龙孟和连夜把伤兵送过去,厚着脸皮去讨要一点军费物资,人家倒是不情不愿把伤兵收了,钱和补给提都没提。

    再一打听,敢情人家的军费都是临时从地方上借的10万块!自己都不够花!谁管你们这些散兵游勇死活!

    更何况汤主席是出了名的会捞油水,他手下的兵会没钱,鬼都不信!

    吴桂子和龙孟和吃了一肚子气,灰溜溜回来了,大家都当他们忘了这茬,陈袁愿这个碎嘴子嘀咕个不停,龙孟和倒是无所谓,把吴桂子憋得够呛,章文龙正好撞他枪口上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要什么没什么,跟昨天一样,人都打到我们面前来了,我们想跑出去迎敌连马都凑不齐,怎么跟鬼子的飞机大炮打仗?”

    章文龙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,脑袋嗡嗡作响,一个个看过去,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冷漠,每个人都像是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他和蔡武陵在浴室谋划好了,蔡武陵和杨守疆拉上队伍跑去古北口长城下救人,能骑的马都骑走了,吴桂子他们当然没法出城迎敌。

    他们要什么没什么,这么难,怎么打?

    龙孟和目不转睛盯着他的表情,看他从期待满满到满脸失落,又清晰地看到他眼里的泪光……

    他好像忘了,从头到尾,不管是两个路营城还是铁壁村,不管是古北口还是云霞镇,这跟他一个小马倌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枪是捡的,子弹还是他给的,不管鬼子有一百还是一十,捏死他就像捏死一只蚂蚁。

    对于一只蚂蚁来说,他这场忙活无异于蚍蜉撼树,螳臂当车,真是好笑得紧。

    还有蔡武陵、杨守疆、关山毅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王陌,古北口的战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,这么急吼吼跑来,不为金银财宝是为了打仗?

    世上还有这样的傻子!说出去谁信!

    龙孟和默然低头,把快要掉落的热泪掩藏。

    “团长!副团长!”

    “姓汤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嘶哑的怒吼声打破了这份宁静,隋月关头发满是灰土,浑身脏污,龙卷风一般冲了进来,看该来的一个没少,顿时暴跳如雷,“你们还在这里磨洋工!给我杀过去,杀一个汉奸我给一条小黄鱼!杀一个鬼子给两条!不,三条!”

    章文龙把胡二娘偷埋在王宝善旁边,觉得挺对不住隋月关,一个劲朝着吴桂子陈袁愿等几个壮汉身后躲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各自忙碌,不管是几条,没人拿他的小黄鱼真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去啊,团长大人,你平时口口声声说什么,保家卫国,鬼子就在前面,你带兵去杀嘛,躲在这里是想干嘛!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,蔡副团长,你们不是来打鬼子的吗,怎么,不敢啦!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,吴营长陈营长,你们在城里猫冬猫得挺舒服,对吗?我们每天好吃好喝伺候你们,粮食不够从密云买,肉不够一个个村子去搜,生怕你们吃不好,逮到什么好东西全都拖到南门军营……你们白吃了这么多,个个养得膘肥体壮,倒是上去打啊!”

    “十里八乡都被你们吃空了!你们打死一个鬼子没有!”

    “没有!你们这些废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隋月关挥着手跺着脚,涕泪横流,嗓子都喊哑了。

    章文龙看他骂得实在难听,从后面探出个头准备提醒一下,被吴桂子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章文龙虽说是个假团长,平时就觉得亏心得慌,被他一顿骂,脸上挂不住,准备从后门溜,结果又蔡武陵凶巴巴堵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这些兄弟顶在云霞镇,鬼子早就里应外合拿下古北口南天门,到那会哪还有你骂人的份!”龙孟和挺没眼色,在角落里一边擦枪一边跟隋月关顶,“我说隋月关,先把小黄鱼拿出来!不然空口无凭,谁替你卖命!”

    隋月关砰砰拍着胸脯,“我堂堂正正一个商会会长,我会短你的小黄鱼,我告诉你,我全都运到天津几个大银行……”

    隋家的钱,说不定自己也有份!

    还有小黄鱼!弄它三两条就能跟胡琴琴在北平买小院过日子,必须保住!

    章文龙顿时警醒起来,刚巧转到陈袁愿的身后,猛地拧了一把他肥硕的屁股。

    陈袁愿大叫起来,冲着他直跺脚,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爆笑,把隋月关的话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!你们没良心!”

    隋月关喃喃自语,脸色白了又白,颓然转身。

    章文龙挡在他面前,“大舅,你怎么弄成这样,到底上哪了?”

    隋月关朝着北方一指,“我准备去把人赎回来,没想到……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张罗了这么久,钱花了不少,全都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隋月关抹着泪往外走,呜咽声声,“我……要去接人,一个都没接上,路上的人说运回来两具尸体,娘俩都死了……我这辈子完了,大儿子不认我,小儿子死了,再也没指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这个误会好像有点大。

    章文龙也有点傻眼,他光顾着瞒着隋月关去埋人,小河上哪去了!

    他一双火眼金睛看向龙孟和,龙孟和头一甩,假装没看见。

    隋月关失魂落魄往外走,一双绣鞋从他面前经过,那是胡琴琴的脚。

    绣鞋脚步一顿,隋月关没抬头,还想矜持一下,绣鞋已然扑向章文龙的方向,小夫妻这一顿笑,如同在他心上又插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隋月关差点气厥过去,颤巍巍转头指着胡琴琴,胡琴琴和章文龙也不怕这么多光棍眼热,拖着小手走到他面前,“大舅,你还是带小河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河?”隋月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跟我们回来了。”章文龙赶紧补救。

    “人呢!他人呢!”隋月关眼看又要发疯,死死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

    随着一个嘶哑的童声,小河一身缟素,从关帝庙里屋揉着眼睛走出来。

    别人都忙大人的事,昨晚只有胡琴琴忙活孩子的事,给小河收拾利索,住在这里守着一盏灯,为亲人送行。

    灯灭了,小河沉沉睡去,龙孟和赶来接手,胡琴琴才回家准备饺子宴。

    小河刚睡醒,哭得整张脸都肿了,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章文龙都不敢认,何况隋月关,他愣愣看着这个头刚到自己胸口的小孩,觉得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小河倒是认出亲爹,把眼睛缝隙扒了扒,尖叫一声,飞一般扑入他的怀里,泪水昨夜早哭干了,只能发出一声声凄厉嚎叫。

    众人听得心肝俱碎,黯然不语。

    隋月关喉头滚动着不可名状的沉闷声音,两只手臂这个用力,把小河小小的身体几乎要勒进自己的骨肉里。

    小河被勒得一口气出不来,哭声也停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当是父爱如山,胡琴琴看出不对,脸色一沉,都来不及走路了,踩在章文龙肩膀扑了过去,一个手刃砍在隋月关手臂,愣是从隋月关怀里抢出小河。

    小河憋得快厥过去,真被他亲爹吓坏了,抱着胡琴琴不撒手,再也哭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隋月关喉头的声音停了下来,一脸木然看着自己的双手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关帝庙内一片静寂,连最喜欢嘲讽人的龙孟和也起了身,脸上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现在人都找着了,那么……”胡琴琴环顾众人,“谁能告诉我,我娘去哪了?”

    隋月关满脸茫然,“她最后送回来的消息,就是二娘在给张大海当厨娘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说去哪?”

    隋月关直摇头,倒也意识到什么不对,“她没有跟着一块跑出来?”

    关山毅低着头起身,“这个……团长夫人,我忘了跟你说,你娘说要去东北找你爹,让我转告你一声,以后去北平会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胡闹么!”隋月关急了,“她怎么知道你爹在哪,东北是鬼子地盘,她瞎跑什么!”

    胡琴琴无言以对,满脸哀伤看向章文龙,好似知道可以从他这里得到支撑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没有失望,章文龙径自走到她身边,用前所未有的庄重语气附耳道:“我在呢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隋月关和小河都听到了,两人交换一个眼色,隋月关轻轻拍在儿子头顶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悬着一颗心,极尽温柔。

    胡琴琴本来准备叫他们去吃饺子,这顿团圆的饺子她准备了很久,可惜曲未终人已散,团圆的饺子仍在,团圆梦难圆。

    饺子做得挺多,除了胃口不好的隋月关,每个人都吃得肚子鼓出来。

    蔡武陵、关山毅和杨守疆三人回到南门校场营地,常春风已经开始带兵操练,自己拎着一人高的军棍耍得虎虎生风,即便站在旁边围观,也能让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大家都避得远远的,偏偏有这么两个不长眼的,人家一拿棍子就凑上来瞧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假传军令,王瘸子和王玲珑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,乐呵呵站在一旁看着,那神情像是看猴把戏。

    常春风心头烦闷,一棍指到王瘸子面前,定睛一看,才发现王瘸子没涂粉,脸更黑了,比刚来的时候更瘦,一张脸如同晒干的黑色橘子皮。

    这可是病入膏肓的模样!

    常春风瞥了一眼蔡武陵,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一声,收了军棍,冲着两人一抱拳,“伯父,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好工夫!”王瘸子张着大嘴直乐,并没拿他的威吓当回事。

    王玲珑扯了扯王瘸子衣角,“爹!快问!”

    王瘸子连忙赔笑道:“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王玲珑怕他没听清,大声道:“对啊,什么时候撤走?”

    这事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常春风冲着蔡武陵一笑,把烫手山芋扔给他,拎着军棍走了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王瘸子倒还知道不好意思,看着自家亲儿子的目光顿时怯懦几分。

    王玲珑一点也不怕事,跟蔡武陵羞答答对了个眼神,继续扯王瘸子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我说,儿子……我想回去了……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起走!一起走!”王玲珑在一旁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救回来了,谁都不用走。”蔡武陵只得硬着头皮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王瘸子和王玲珑一直有人管着盯着,一时半会不可能走,他和章文龙也就心照不宣,由着两人闹腾,反正一小老头一小女人,也闹腾不出什么花样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南门口来回打转,果然没有走,张罗了好几回,打着救亲家的旗号想要军队撤出城,常春风魏壮壮不但不制止,竟然还陪着两人闹,差点让两人惹出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驻扎在城外的军队说撤就撤,如果昨天不是龙孟和上前挡住张大海,城里一场恶战在所难免,毁城是小事,此时要有人在城里捣乱,里应外合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说真的,蔡武陵很想拿锤子砸开两人的脑袋,看看到底是不是装的木炭。

    “不是回来一个小孩,所有大人还扣着吗?”王瘸子急了,“儿子,你可不能拿亲家不当回事,你弟弟穷嗖嗖的,娶一门媳妇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王玲珑愣住了,拼命扯他衣袖子,冲着自己比划,“爹,这不是有个现成的媳妇吗!你怎么能不认!”

    “扣在哪?”蔡武陵被两人气乐了,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当然是魏小怜!

    王瘸子和王玲珑交换一个眼色,倒也知道事情坏在哪里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魏壮壮从城门洞子纵马疾驰而来,和两人擦肩而过,目光一闪,却也没有停下来,径直来到四人面前。

    常春风一军棍指在他鼻头,魏壮壮脸上的肌肉微弱地抖了抖,全身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蔡武陵和杨守疆交换一个眼色,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一条好汉。

    常春风冷笑一声,收了军棍,“玩够了没?”

    魏壮壮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玩够了赶紧滚,别在这碍事!”常春风脸色铁青,不像是在跟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关山毅急了,“我们正是用人的时候,怎么能走呢!”

    “你打死我好了。”魏壮壮也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!”常春风军棍抄在手里,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蔡武陵看出端倪,拦在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