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G中文网 www.3gzw.net,最快更新逐尘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69中文网www.69zw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哎呀,太可惜啦!不然这雪豹肉也能让我们吃个半饱的!”

    童陆大感惋惜,白青不喜他这模样,回他道,

    “陆陆,你看这雪豹多么漂亮,你怎么忍心吃它的肉!”

    她始终盯着雪豹,童陆哼哼一声,回她,

    “你还不是看中了它那毛皮!还好意思说我!”

    白青被他说中心事,轻轻低下头来,玩着手指。小乙知道她早就想要一条漂亮围脖,这雪豹毛皮正好可以派上用场,

    “青青,它中的那毒,用这皮毛做件服饰,应该不会有甚问题吧!”

    白青摇摇头道,

    “毒未入口,应该没甚大碍的!”

    她看童陆奸笑看他,转过头去。小乙动手,把那毛皮整块剥了下来,趁毛皮未干,取了些麻线缝上。白青在一旁帮忙,乐得合不拢嘴。除了小和尚和辜炎,其余众人看他二人这般,也都拉下了脸来。

    “这雪莲真是好看啊!”

    蒜头终于进来,他拿着雪莲,在外边玩耍好一阵子。童陆看他手中之物,贪心大起,对蒜头道,

    “蒜头前辈,给我也玩一玩呀!”

    蒜头赶忙收了起来,回他,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这是小乙送给我的!”

    小乙笑笑,

    “蒜头前辈,这支雪莲好大,若是大家分了吃下,没准还真能有些用处!你看!”

    蒜头疯狂摇头,道,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我还没玩够呢!”

    童陆哎呀一声叫喊出来,

    “蒜头前辈,你再玩,就把它给玩蔫啦,快些拿来大家一同吃了才是!”

    蒜头还是不肯,回道,

    “等我玩够再说!”

    童陆啊了一声,瘫倒在地上,大喊道,

    “哎呀,现在若是有酒,喝醉之后,就再没这烦心之事!”

    小乙听他这一说,也是突然想到些事,

    “陆陆,你倒提醒我了!我之前查看这些石缝,发现有酒坛,莫非这里还藏有酒?”

    童陆翻腾起来,又慢慢躺了下去,叹道,

    “白说白说,哪里有酒,没什么事啊,我就先睡啦。”

    他假装打着呼噜,也是久久不能入睡。

    午后天气不错,小乙到那洞外舒展筋骨,只觉风势见大,若是吹上几日,定然能将这大部分雪吹化。他有些兴奋,紧了紧衣领,抬头看那不远处的雪峰。他忽然觉得那儿有些不同,于是自己一人前往查看。

    这一路竟然还有些好走,小乙大为兴奋,应该曾经有人经常过来。只是最后一段比较艰辛,倒也难不倒小乙。他翻身上来,却见一处小小洞穴,往里看去,他心头火热起来,自言自语道,

    “哈哈,果然有酒!这可太好了!”

    洞有两丈深,入口不大,里边稍宽一些,越往里,酒摆得越多。小乙仔细分辨坛口,越往外边,酒龄越短,最里两坛老酒,也不知放了多少年,他馋得很,却又不忍马上打开喝掉。最后还是只抱一坛新酒下来。

    小乙带回了酒,倒是让众人大感意外,童陆一个劲的说些好话,小乙也痛快赏了他几口。如今有了酒,多少也能带些热量过来,众人也同意把那剩余蔬果全部留给小和尚,他吃不了多少,挨个五六日应该没甚问题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这酒还真不错!初时闻着淡,越往后越是浓香!”

    童陆品着酒,大发感慨。小乙笑笑,

    “那处藏酒的洞穴,正是极寒之处,更重要的是,那儿没有一丝风气,只怕也因这点,才让这酒如此特别。”

    童陆又道,

    “小乙哥,你说还有两坛老酒,不如咱们!嘿嘿嘿!”

    小乙摇头道,

    “那两坛,只怕已经藏了许多年,喝了真是有些可惜,不如再让它放上几十载,这百年老酒,啧啧,也不知是何滋味。”

    童陆又继续小口品酒,再不提这茬。蒜头平日极难喝酒,可这酒量却是深不可测,小乙可不敢让他多喝。他喝掉半坛,又去玩那雪莲去了。众小孩虽然年纪小,却也人人来上了一口,酒太呛喉,几人不住咳嗽起来,却仍是要强,还要再喝。酒是粮食所造,也算有了些食物来源,众人也都安下不少心来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众人被困在洞穴之中已有五日。单靠喝酒度日,酒再好,多喝也是不行,众人身体日渐消瘦下来。小乙找了处崖洞,拉着蒜头一齐,将那十尸体放了进去,算是报了他们的酒食之恩。来到高处,向下望去,只见这山上雪白一片,没有一点其他颜色。太阳终于出来,照在雪上,晃得人眼睛生疼。小乙大喜,这夏季烈日当头,雪又如何经得住暴晒,不时听得雪块滑落,应该用不了多久,便能下山。

    小乙回来,众人也都出了洞穴,看这四周雪落,蔚为壮观!小乙此时才真正看清这一片雪场,它三面环山,一片靠崖,坡度不大,却是异常宽广。这洞穴前边有巨岩遮挡,上边碎雪不时落下,也是没有太大影响。小乙看那峰上雪层渐薄,露出千年万年积攒起来的坚冰,想来这日头再猛,也是奈何它不得,更何况又时常有雪再来将其覆盖添补,因而峰顶四季都被白色包裹,万年不变。

    “小乙哥,你说我们这里美是不美?”

    那“雪里行”十分激动,对小乙说道。小乙点点头道,

    “确实是美!难得还有此处能够避险,真是妙极

    妙极!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哈哈大笑起来,模样倒真与他年纪有些不符,他笑完又道,

    “小乙哥,我们商量了一下,决定把这里当做我们的大本营,里边这般暖和,也不用生那许多火了。我们就在这里边议事,那些石缝正好能够住人,哈哈!”

    小乙疑惑问他,

    “你们住在此处,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回道,

    “以后,这雪山之上,便多了一个门派!”

    “什么门派?”

    “雪山派!”

    小乙干笑起来,又道,

    “而你,就是这雪山派掌门?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把胸脯拍得极响,道,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哈哈!小乙哥,你就是咱们雪山派的长老了!”

    小乙呵呵笑了两声,回他道,

    “这么随便?然后我就成长老了?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点点头,来到崖边向下指点,

    “这一大片雪场,便是我们将来要去耕耘的地方了!我们要把这里打造成为举世闻名的滑雪圣地!嘿嘿,厉害不厉害!”

    小乙点点头,明白他的意思,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个江湖门派,照你这么说来,应该只是一个经营雪场的民间组织?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又道,

    “我们哪有这实力,做这些,也是为了乡里多些收入,富足一些罢了!不过我们都爱雪,所以也是有乐子的!小乙哥,我看明日便可下山!我们的雪板全在长绳底下,一人两副,也匀些给你们,咱们滑雪下山!”

    小乙看着这雪场,十分神往,

    “不如让几人先回去报个平安,咱们耍会雪再走?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点头道,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我还没有和这蒜头前辈比试呢!”

    蒜头耳力倒好,把雪莲藏到身后,慢慢移了过来,躬起身子,笑眯眯道,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你这几日没见我身手?还不服气呢!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笑道,

    “前辈功夫了得,我自是比不过的!”

    蒜头嘿嘿笑了起来,道,

    “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!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又道,

    “不过若是用这雪板比试,前辈也只能跟在我身后吃风啦!”

    蒜头咦了一声,瞪大双眼,

    “胡说胡说!你小子怎会是我对手!”

    “雪里行”倒极自信,

   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